您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 正大新闻 > 医院动态 >
私自药流,我去了一趟鬼门关
    我28岁时和恩爱的男友携手走进了幸福的婚姻之门。一年后,我们有了自己的女儿,置身在这样一个幸福的大家庭里,年轻、精力充沛的我心情舒畅,生理机能也特别旺盛。生下孩子六个月后,还没来月经我就突然出现了恶心、呕吐等早孕反应。

    我28岁时和恩爱的男友携手走进了幸福的婚姻之门。一年后,我们有了自己的女儿,置身在这样一个幸福的大家庭里,年轻、精力充沛的我心情舒畅,生理机能也特别旺盛。生下孩子六个月后,还没来月经我就突然出现了恶心、呕吐等早孕反应。

    “莫不是又怀孕了?”果然,在医院,尿妊娠阳性的化验单证实了我的担心。正在这时,街头的药店开始有了一种口服人流药物。用过这药的同事告诉我,服药方便、有效,花钱不多,就像来一次月经那样简单。一听有这个方法,丈夫坚决支持我服用药物流产。丈夫说:“钱多钱少咱不心疼,关键是不能叫人受罪。”在同事的劝说和丈夫的鼓励下,我走进了小药店,花了百十元钱买了。

    按照上面的说明,午饭后我就吃了两片,晚上临睡之前又吃了1片。早晨6点钟,我便有了隐隐的腹疼,像要拉肚子似的。我忙向厕所跑去。果然,像同事所说的那样,就像来一次月经,除了些许的腹疼、腹胀外,药流可真轻松,一星期后,我就干干净净。这期间,我照吃、照喝、照睡,照样上班,除几个知心朋友外,没有人知道我怀孕。

    “嗨!这药流可真神!”我心里想着,为自己轻松地做了一次人流而高兴。

    自从这次事件以后,老公都是用避孕套的,一个月后,在一次老公去避孕套的时候我来住了他,从这后,我们就没再用避孕套,几周后,月经又消失,丈夫建议我去医院再决定是否药流,我不肯,心想上次那么顺利。同样又从街上买回流产药,迫不及待的服下。

    中午和老公吃完午饭,12点半,两人看电视,觉得肚子轻微的疼痛,这次这么快,一会,疼痛越来越重,老公急忙送我去医院,在一路颠簸中,我的呻吟声越来越小,最后头一歪,没有声音了,丈夫呼叫“宁,比怎么了?宁,快睁眼睛看看”,我到医院的时候,老公说是我的全身死一样的冰凉。

    经过西安正大医院医务人员半小时紧张的抢救,我的心脏才开始跳动,但仍严重休克,昏迷不醒。时间和病情都不允许将我再往手术室送了。正大医院医生凭借着她们在实践中积累的经验,在妇科治疗室临时搭起的手术台上,对我施行剖腹探查手术,打开腹腔一看,我是宫外孕破裂所引起的大出血。手术医生从我的腹腔里取出了整整4000毫升的凝血块。

    晚上19点41分,昏迷了4个小时的我终于苏醒了,仿佛经历了一场噩梦。当我醒来并知道这一切后,无法抑制自己悲喜交加的复杂心情。如果我晚来医院一步,如果走错了医院,如果医务人员没有这种起死回生的医术,我28岁的生命不就惨死在那药丸之中了吗?自己那对刚满1周岁的女儿不就要失去母亲只能和父亲相依为命了吗?而我的父母就要面临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,我躺在病床上越想越可怕,越想越伤心,那几天,无论护士如何安慰我,眼泪仍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掉个不停。

    西安正大医院人流专家指出,药流是许多没有经济实力的女性首选,害怕别人知道自己怀孕,也去偷偷买要吃,口服流产药当下痛苦是小,可是,药流不彻底,就得进行二次清宫手术,那样比人流手术还痛苦。而且这类药物在使用中有严格的禁忌症,不是所有怀孕者都可以服用的,如果服用不当,轻者导致不全性流产,严重者便会发生大出血、休克,甚至死亡,因为,一些女性只能确定自己是怀孕,而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宫外孕就进行药流,这种危害不言而喻。

    首先,口服流产药必须在具有急诊、刮宫手术和输液、输血条件的医疗单位使用,必须在医生指导下服用;其次,服药前必须详细了解可能出现的副反应,如出现大量出血或其他异常情况时,应立即就医;再次,服药后8到15天应到原治疗单位复诊,以确定流产效果,必要时做B超或查尿-HCG,若确认为流产不全或继续妊娠,则应及时到医院做进一步的处理。

    董主任提醒,以下情况女性不能进行药流

    1.患有急、慢性肝炎和肾炎的妇女不不宜服用。

    2.患有心脏病或心功能不良的人不能使用。。

    3.有高血压的妇女不宜使用。

    4.有糖尿病及糖尿病家族史者不宜使用。。

    5.甲状腺功能亢进的妇女,在没有治愈前,最好不要使用避孕药。

    6.乳房良性肿瘤、子宫肌瘤以及各种恶性肿瘤患者不宜使用,以免对肿瘤产生不良影响。

    7.过去或现在患有血管栓塞性疾病者不能使用。避孕药中的雌性激素可能会增加血液的凝固性,会加重心血管疾病的病情。

    8.患慢性头痛特别是偏头痛和血管性头痛的妇女不宜使用,否则会加重症状。

    9.过去月经过少者,最好不用。长期使用避孕药可使子宫内膜呈萎缩状态,更会减少月经量。